管l家婆中特期期准

罗伯特·弗兰克去世他影响了哪些摄影师?

发布日期:2019-10-08 13:00   来源:未知   

  如何评价一位摄影师的影响力?不单单是其作品本身,更应该将他置身于整个世界摄影史的进程中,宏观地判断其视觉表达、个人风格对于摄影脉络的影响。20世纪,罗伯特·弗兰克当之无愧成为最有影响力的摄影师之一,1959年他最为著名的作品集《美国人》(The Americans)在美国出版,这本书堪称“摄影历史的转折点”。时至今日,受其影响的摄影师仍不在少数。

  《弗兰克之后的摄影》2016年9月由中国摄影出版传媒有限责任公司(中国摄影出版社)出版发行,该书作者《纽约时报》的撰稿人、前图片编辑菲利普·盖夫特便是以关键的历史时刻——罗伯特·弗兰克创作于 20 世纪 50 年代影响深远的作品——作为出发点,创作了本书。

  本书中,盖夫特从弗兰克在《美国人》中以粗颗粒、即时性对传统摄影的客观性的挑战开始谈起。之后探讨了在 “摆布的纪录”其拍摄方式的演变过程中“纪实”摄影的真实性所面临的挑战。除此以外,本书讨论话题还包括新闻摄影、肖像摄影、收藏家的影响,以及市场对于艺术创作的影响,比如巨幅尺寸照片的盛行。弗兰克对于诸多艺术家的影响可谓不着痕迹地贯穿全书始终,在接下来本书前言这段文字中,盖夫特便对受弗兰克影响的摄影师进行了梳理:

  在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对客观世界的记录都是摄影作为艺术创作的主要原则,但是象征着这种事实记录的形式体系在20世纪50年代被罗伯特·弗兰克(Robert Frank)改变了。他的《美国人》(The Americans)一书于1959年在美国出版(前一年在法国出版),这是摄影历史的一个转折点:他的照片向我们展示了日常环境中的普通人,而且他的这种记录既是关于其个人体验的,也是关于拍摄对象本身的。由此带来的结果就是,他彻底改变了照片的样貌以及摄影图像的内容。

  在弗兰克拍摄《美国人》时的照片年代,抽象表现主义占据了艺术界的主导地位。也许正是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和威廉·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从混乱的形式中自然流露出的表达方式,为“垮掉的一代”的艺术家和作者们奠定了创作的基础,后者的即兴艺术创作实践追求的也是他们作品中的真实性和自发性。弗兰克的照片反映了那个时代意识流的艺术创作方式,而他以视觉语言去捕捉一个真实瞬间经验的尝试却背离了他之前的传统的摄影图像。其照片中体现出的直觉性、自发性,以及混乱的构图都改变了人们对于照片的预期,最终为此后几代摄影师开创了一种新的观看方式。事实上,在如今看来,《美国人》可以说是快照的巅峰之作,而快照本身是20 世纪自发摄影图像的根基,也是“快照美学”(snapshot aesthetic)的起源。

  在这之后的10 年中,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举办了一次关键的展览,这次展览展出的分别是黛安·阿勃丝(Diane Arbus)、李·弗里德兰德(Lee Friedlander)以及加里·温诺格兰德(Garry Winogrand)三人的作品,这三人充满个人色彩的纪实摄影方式在如今看来都受到了罗伯特·弗兰克的影响,是他改变了摄影的规则。弗里德兰德和温诺格兰德都像弗兰克一样,驱车上路记录沿途的美国,或者他们自身的体验,再晚10 年的斯蒂芬·肖尔(Stephen Shore)和威廉·埃格尔斯顿(William Eggleston)也是如此。弗兰克远不止影响了美国公路旅行的纪实摄影,对于诸如埃默特·戈温(Emmet Gowin)、拉里·克拉克(Larry Clark)、南·戈尔丁(Nan Goldin)等以带有自传性质的私人记录方式拍摄情侣关系、家庭生活的摄影师来说,从他们的作品中也能看到弗兰克的影响所在。

  自从20 世纪50 年代以来的摄影史能够以多种方式来叙述。单以主题来说,艺术创作就可以被分为诸多不同的题材。而采取社会观察的方式进行拍摄的摄影师有一条明显的传承轨迹,从罗伯特·弗兰克的《美国人》开始,发展到1964 年加里·温诺格兰德对美国的叙述,再到斯蒂芬·肖尔(Stephen Shore)于20 世纪70 年代初在公路旅行中记录下的美国,然后是乔尔·斯坦菲尔德(Joel Sternfeld)在1987 年出版的《美国景象》(American Prospects );在欧洲,从伯恩·贝歇(Bernd Becher)和希拉·贝歇(Hilla Becher)拍摄工业遗迹的浩繁编年史,到马丁·帕尔(Martin Parr)镜头下记录的撒切尔时期的英国,再到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对全球化经济下社会面貌的俯瞰。除此之外,还有摄影师对于亚文化的关注,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有布鲁斯·戴维森(Bruce Davidson) 的《布鲁克林帮》(Brooklyn Gang ,1959), 拉里· 克拉克的《塔尔萨》(Tulsa ,1971)、《青少年的欲望》(Teenage Lust ,1983),南·戈尔丁的《性依赖的叙事曲》(The Ballad of Sexual Dependency ,1986),以及更晚一些的沃尔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拍摄其同性朋友的日记式的照片,和莱恩·麦克金利(Ryan McGinley)拍摄的讲述夜店儿童夜生活的作品。以家庭作为拍摄主题的摄影师有埃默特·戈温、拉里·苏尔坦、蒂娜·巴尼以及莎莉·曼(Sally Mann)等,主要拍摄单人肖像的摄影师有黛安·阿勃丝、理查德·埃夫登(Richard Avedon)、彼得·胡加尔(PeterHujar)、罗伯特·梅普尔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托马斯·鲁夫(Thomas Ruff)、莱涅克·迪克斯特拉(Rineke Dijkstra)以及凯蒂·格兰纳(Katy Grannan)等。

  随着时间的推移,照片不仅在尺寸上越来越大,其地位也越来越高。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它都被认为是艺术世界的“私生子”。而如今,无论是在博物馆内、拍卖行中、藏家群里,还是商业市场中,它都已经得到了完全的认可和尊重。